一个人,甲米周末

Krabi10

喜欢一个人的旅行吗?有时候我挺向往这种一个旅行的自由,想怎样就怎样的自由。

今年5月还是和去年一样,先去了新加坡出差,然后落单一人去了甲米。去年的我是先落地普吉岛然后坐船去的皮皮岛。每天从新加坡有3班直达飞机去甲米,分别在9点,11点和下午3点(只是大至时间)。下午3点的那次航班有些早,所以我只能选择坐飞机去普吉然后再打车去甲米。新加坡去普吉岛的航班有很多次,所以时间上就宽裕了很多。

从普吉岛机场到甲米有很多种走法,你可以坐船,坐巴士或是Taxi。网上有很多地方可以提前预定出租车,价格一般在2300泰铢 – 2700泰铢左右(600 – 800 人民币),时间差不多2个小时。

对于一个人旅行的我来说,尤其是在天黑后,觉得还是在网上预订个出租车来的安全。想想一个人做出租车花这么多大洋,心理总觉得有些浪费,好在新加坡去甲米的机票费并不是很贵,总数上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就这样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坐在前往甲米的出租车上了。

我在Booking上预订了Aonang Beach Home酒店,入住了2个夜晚,在2000泰铢左右。这家酒店的地理位置非常好,所处奥南沙滩的中心位置,去哪里都方便,而且酒店就建在沙滩上。不过,说实话,奥南沙滩质量不怎么样,总觉得沙滩周边不是特别的干净。

抵达酒店时已经是晚上10点,酒店前台一片漆黑,似乎很多地方都已经打烊。幸好在酒店餐厅里还坐了一个人,他正趴在餐桌上打盹。我不好意思的上前询问酒店入住情况,他一见到我拖着个行李箱便跑去敲前台边上的小门,只见一个已经睡的有些迷糊的小厮跑了出来招待了我。不是吧,在这里晚上10点大家都睡下了吗?我把行李放下便跑出去逛逛。据我去年在普吉的经验,这里应该是越夜越嗨啊。

Krabi2

出乎意料之外,夜晚的奥南沙滩有些安静,没有都市的繁华喧扰。市中心街道的两边还亮着纪念品商店的灯光,沿着街道可以看到好几家24小时的便利店。我出来的主要目的是想买明天出游的一日游,路过一家还在营业的旅行社,向前询问,决定还是参加宏岛一日游,价格还是蛮便宜的,350泰铢。付了钱便回了酒店,在房间里开了一罐刚买的啤酒,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收看下载的电视。

Krabi69

翌日早上7.30闹钟把我从床上拽起来,漱洗后我便坐在前台边上的餐厅里,靠着沙滩,享受着宜人的气候,看着碧蓝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大海,突然感概如果生活的每一天早晨醒来便能看见此景该是有多惬意,外加海边刷刷的海浪声,突然有种只想呆坐在这里什么都用想不用做。还未享受够此时的安宁,去宏岛一日游的司机便找到了我,便随之上一辆只有东南亚才有的巴士。

Krabi5

车上已经坐了一对泰国情侣,和他们之间并无太多的交流,主要就是他们英语太差了。短短的15分钟后,司机便接上了所有参加一日游的乘客,驶向港口。从奥南沙滩抵达港口需要坐40多分钟的车,然后再坐45分钟的快艇抵达我们的第一站。岛屿的名称叫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下面就晒晒图吧。

Krabi7

Krabi10

Krabi16

Krabi18

我们抵达的第一个小岛上已经有另外2艘快艇停靠在周边,下船后导游让我们自由活动45分钟。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沿着树下阴影晃来晃去的。岛上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倒是能听见到很多中国人。旅行中用最快最有效的搭讪方法便是找同样是一个人在旅行的人拍照片。这不?屡试屡成功。和一个姑娘相互帮忙拍照,然后便聊开了,刚开始我们英语相互寒暄后,她的英语水平不怎的,但是我发现她有西班牙口音,便开口问她是哪里人,嘿呦!原来是个阿根廷妹子。真好,我可以和她说西语,她一听见有人会西语便开始卡开了话匣子。

Krabi26

Krabi29

Krabi42

Antonella正在完成她的环球游的梦想,我们的相遇已经是她在背包游的最后几天。虽然她不是在同一个团队里,但是这种一日游的团队都会不约而同的抵达同一个目的地。这一天我们每到一处几乎是形影不离,她特别喜欢晒太阳,而我恰恰相反,总是找块树荫处休息,我们之间只能相隔5米的远距离交流。

在同一天,我还遇到了一位从捷克来的妹子,她和我一样,是工作的关系才会想到来甲米度过一个周末。Julia在布拉格的宜家工作,来泰国出差考察生产商的生产质量检验。我和Julia还有Antonella并排一起坐在宏岛的沙滩上,分享着我们的旅行故事。只是我夹在当中为她们2人坐翻译,英语西语的,就这样我们3个来自完全不同的背景,坐在一起聊天聊了近2小时。导游在远处扯着嗓子说集合,我们3个变各自回到自己的船上。 

Krabi45

Krabi49

Krabi51

Krabi65

我约了Antonella晚上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她想我倾诉了她对这次一起结伴游的小伙伴感情,出发前他们在Facebook上相识并且结伴一起游东南亚。她在旅行的过程中渐渐的爱上了自己的游伴,但在她还未来得及开口,他的游伴便结束了他的行程而不得不返回阿根廷。虽然他们之间还有不断的联系,但却错过了确认关系,在一起的良机。我可以感觉到Antonella当时被她游伴丢下的落寞。吃完饭后,我们便去了隔壁的酒吧喝上了2杯。

Krabi66

在餐厅的时候,有个男服务生一直骚扰我和Antonella的对话,他似乎很倾心于Antonella,一直在找借口和她说话,然后问我们可不可以等他下班了一起去喝一杯。Antonella可能是因为我在边上可以帮她翻译的缘故,她希望我能陪她等他下班然后就和他喝一杯,看着她渴望的表情,我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下来。我们在隔壁的酒吧里聊天,玩游戏,顺便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人妖,时间就这样滴滴答答的过去了。晚上10点多,我和Antonella又返回餐厅看看那个服务生是否下班了没,那个服务生一看到我们还为离去,一瞬间流露出兴奋的表情,并急急忙忙的说再等他10分钟,他一会就来酒吧找我们。我看着那个小伙子瞬间堆起的满脸笑容,也就妥协了,就陪陪那阿根廷妹子。

我们继续坐在酒吧边喝酒聊天,不一会,那个餐厅小伙子出现了,还带着一个非常魁梧的壮汉在边上,他们走进了在酒吧边一条黑漆漆的小巷里,靠头接耳的说着只有他们自己能听见的声响,差不多一分钟左右,那个餐厅小伙子就跑来我们面前说那个壮汉是他老板,他得再回一次店里让我们再等5分钟。自从看到那个小伙带着壮汉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便已经决定离去,更何况他们还让我们继续等5分钟,正好给了我机会开溜。我浑身上下的警铃都在敲打,待他们一离开,我便和Antonella解释我心中的顾忌。我对她说如果那个小哥真心中意于你,他是不会让你等这么久,更不会带朋友一起来。他带来的那个壮汉给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为什么他们不能直接坐下来一起喝酒,为什么他们一出现便去边上的小巷里窃窃私语,为什么他们还需要离席再返回,种种的迹象,我继续解释着,万一他们在我们的饮料里下药,万一他们跟踪我们回酒店,种种可能回发生的猜测让我不得不拉着Antonella离开。她同意了我的顾虑,便随我匆匆离席。 

虽然我们离开的匆忙,在和Antonella正式道别时,我们还是相互的拥抱了一下并亲了脸颊的两侧,能在旅途中认识她也算是一种缘分。我们在酒店路口处告了别,也祝她明天一早飞机好旅程。

Krabi68

在甲米的第二天,我没有给自己安排什么活动。在甲米有多个不同的一日游项目,有一个项目我非常想参加,是甲米周边小岛的一日游,而我由于是晚上的飞机去曼谷,便放弃了这个项目,而是选择性的去Railay沙滩。

早上醒来有些懒洋洋的,天气非常的清爽,我离开酒店后沿着海边散步,早餐吃的是便利店里买的2个饭团。路过一家看上去不错的咖啡店便停下脚步,买了杯黑美式咖啡坐在门口的木椅上,边嘬着咖啡,边看着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路人。喝完咖啡,在奥南沙滩街道的末端,看见一处卖船票的小厅,如果你和我一样没时间参加4岛一日游的话,你可以在这里买去周边某岛的来回船票,100泰铢单程,200往返,6人一船,没有固定出发时间,坐满即走。

Krabi64

买了去Railay沙滩的往返船票,大概20分钟左右后,我便到了Railay沙滩。在这里你可以徒步走去其他几个沙滩,其实景色都还差不多,我比较喜欢的还是Phra Nang Beach,就在Princess Cave边上,这里的海边没有很多船只停在附近而且沙滩的质量相对奥南沙滩好很多,就是人多了点。

Krabi74

Krabi79

Krabi97

Krabi104
在Phra Nang Beach上,这条长尾船是专门提供食品饮料,我在这里买了个椰子!

Krabi102

Krabi103

今天下不了水,只能坐在树荫下看着海里欢笑的人。在下午1点左右开始下起了大雨,我走回下船的地方等待长尾船返回奥南。等待的时候便和身边的美国妹子聊开了。有人说话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船便靠了岸,由于大雨的关系,此次靠岸的地方并非我们上船的地方,而是在一条连着大海的河岸边,岸边有个楼梯但是船停靠的地方离阶梯有段距离,河流的水质很浑浊,所以不愿穿着拖鞋下水的我,便拿着拖鞋光着脚入水,岸上都是青苔,所以很滑,没有走稳的我,脚底板狠狠的滑了一下,而被尖锐石头划伤了。哟,划伤挺严重的,只能一瘸一拐的缓慢前进。买了药水后坐在咖啡厅里清理伤口,哎~ 

Krabi110

Krabi111

我预订了去下午4点从酒店出发去机场,被准时接上车时,外面的雨下的更猛了。这里坐着一位看似有60多岁,来自奥地利的白发老人。这老人在甲米居然待了近一个月,他每句话里总是夹杂着34种语言,一次非常有趣的对话,这样都能沟通,我真服了我自己。车内就我们两个,一路上没有再接上其他人,这位老人居然还和我同一个航班。在行李登机处,他和航空公司要求换座位并坐我边上。我也是醉了。。。似乎甩不掉他,这能和他一路同行。我是一个很愿意聆听故事的人,他的话很多,但唯一让我感到兴趣的话题是。。。他住在奥地利的乡村,四周环山。他有一个很大的房子,而房子里住了9名未成年的阿富汗难民遗孤,奥地利政府资助收纳来自中东各地逃入欧洲的难民并将他们安排入住当地,未成年的政府还统一分配学校等。

我们聊着聊着也就坐上了飞机,我靠走廊,他坐中间,然后靠窗的坐着一个泰国小鲜肉。说巧不巧的,发现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断。我还正为我的脚伤发愁,担心着会不会发炎等等。而那个坐在同排靠窗的小鲜肉竟然是个实习医生,去甲米某诊所做实习呢,实习结束正在而返回曼谷。他还是个华裔,在飞机上我和他说明了脚伤受伤时的情况,他再仔细的看了伤口,一下飞机便陪我去了药店买了合适消炎药。被他看过伤口并买了合适的药后,我的担心也就逐渐消失。入住曼谷酒店后,就有些感慨,这是不是也算一种缘分呢?

虽然只是在甲米度过的一个周末,但是这次的旅行一路上似乎遇到各式各样的人,故事不断,非常充实。

Leave a Reply